<fieldset id='nqrmn'></fieldset>
  • <tr id='nqrmn'><strong id='nqrmn'></strong><small id='nqrmn'></small><button id='nqrmn'></button><li id='nqrmn'><noscript id='nqrmn'><big id='nqrmn'></big><dt id='nqrm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qrmn'><table id='nqrmn'><blockquote id='nqrmn'><tbody id='nqrm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qrmn'></u><kbd id='nqrmn'><kbd id='nqrmn'></kbd></kbd>
  • <span id='nqrmn'></span>

    <code id='nqrmn'><strong id='nqrmn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nqrmn'></i>

        <i id='nqrmn'><div id='nqrmn'><ins id='nqrmn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ins id='nqrmn'></ins>
            <dl id='nqrmn'></dl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nqrmn'><em id='nqrmn'></em><td id='nqrmn'><div id='nqrm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qrmn'><big id='nqrmn'><big id='nqrmn'></big><legend id='nqrm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烤肉驚魂曲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大香蕉伊在线_大香线蕉视频在线观看_大香线蕉视频在线观看6

            巴特有抑鬱癥,近日他請瞭個長假,一個人住在鄉下的房子裡。他覺得自己病癥又發作瞭,父母來電他不接,朋友短信他不回,對什麼事都提不起興趣。

            連日來,巴特頭痛欲裂,食欲不振,夜裡失眠,竟萌生瞭不想活的念頭,隨手在網上發帖:“誰來吃瞭我?不想活瞭!”

            一堆網友在下邊歡樂地回復道:“需要番茄醬嗎?”“樓主,肉肉香不,我喜歡吃嫩的。”巴特正要回復,忽然收到一條奇怪的私信:“您好,我喜歡吃人肉,已經幫兩位女性朋友解決過個人問題。如果您有需要,我可以上門服務,絕無痛苦。”

            巴特漫不經心地回復:“好啊,那你來啊!我肉質估計比較硬。”

            對方回復:“沒關系,我可以帶松肉錘。”這人叫埃佈特,說話特別逗,巴特不知不覺,竟跟他聊瞭一下午。巴特說,自己現在一個人住在鄉下,心情很糟,什麼人都不想見。埃佈特卻關心地說:“越是躲著不見人,越是不想見啊!我看,你得試著和現實生活中的人交流。”

            巴特想,這樣也好,和陌生人聊天,反而不用顧忌,更何況這個埃佈特很會聊天,和他說話特別舒服。埃佈特隨後說出瞭提議:“我去買些烤肉和啤酒,晚上我來找你,咱們一起吃烤肉吧!”巴特同意瞭。

            傍晚,新朋友埃佈特到瞭巴特傢。埃佈特嘴角掛瞭一抹邪笑,搖晃著手裡的袋子,頗為自得地向巴特推薦:“吃烤肉,還得配上我自己調制的辣椒粉,加上鮮榨檸檬汁,可以有效去除肉的腥味……”

            接著,埃佈特笑嘻嘻地開始向巴特描述他吃人肉的故事,巴特邊聽邊笑,這人也太會講故事瞭吧?

            酒和燒烤真是好東西,兩人在花園裡吃著喝著,很快就開始勾肩搭背。這時,埃佈特忽然問他:“你開心嗎?”

            巴特醉眼蒙,“嘿嘿”傻笑道:“嗯,這是我這些日子以來最快樂的一晚!”埃佈特詭異一笑:“那就好。”埃佈特趴在他耳邊,邪氣地笑,“夥計,人的情緒對肌肉的味道有影響,你現在心情變好瞭,肉質一定也很棒!”

            巴特“噗嗤”一笑,不屑道:“你還玩上癮瞭!”

            “不不不,來,你看,我工具都帶來瞭!”埃佈特拉著他打開私傢車的後備廂,指著電鋸給他看,“喏,待會兒等你醉倒瞭,我就用這個切割你。嗯,放心,不會讓你那麼容易死掉的,畢竟人肉還是新鮮的好吃……”

            埃佈特向他描述自己的吃人藍圖,巴特已經被嚇醒瞭,他手腳冰涼,渾身冷汗地問:“你真吃呀?”

            埃佈特奇怪地看他:“不是你讓我吃的麼?”

            “我,我沒……”巴特哭喪著臉,有種自己挖坑自己跳的懊悔。

            “夥計,別擔心,酒精的作用會讓你舒服很多!”埃佈特有經驗地拍拍他,將工具費力地抬瞭出來。

            巴特踉蹌瞭一下,手腳並用地就往木制小樓裡跑,卻不想被埃佈特一把揪住瞭:“這就是你不對瞭,你把我叫來,就這樣招待我?”

            巴特欲哭無淚,跟隻小雞似的被埃佈特揪住,哆嗦著道:“你,我、我不是招待你吃烤肉瞭麼?”

            埃佈特嗤笑一聲,拖著電鋸對他開始比畫。巴特急中生智,大喊一聲:“我要去衛生間,放開我!”

            巴特心想,隻要讓自己回瞭房子,就立馬報警!

            埃佈特看瞭他一會兒,似乎絲毫不擔心他會逃跑,真的松開瞭鉗制。巴特立即躥進小樓,“嘭”的一聲反鎖瞭門。誰想,還沒松口氣,就聽到埃佈特懶洋洋的聲音:“我說夥計,你忘瞭你這小樓是木頭的瞭?也好,這樣戲耍獵物才好玩嘛!”

            巴特聽著門外電鋸劇烈的轟鳴,雙腿一軟,跌坐在地。他手忙腳亂地爬進客廳,摸到手機報警:“救命,我傢來瞭個食人魔……喂,不要掛,相信我,我很清醒,你聽,電鋸還在響!”

            得到瞭警方立即出警的許諾,巴特頓時松瞭口氣。

            然而,電鋸切割木料的聲音頻頻傳入,離自己越來越近,巴特感覺要崩潰瞭。他不斷地推瞭傢具堆到墻邊門後,希望這些東西能為他稍稍阻擋一下惡魔,給自己爭取到足夠的時間。

            二十分鐘後,巴特終於聽到瞭悅耳的警笛聲。不一會兒,他聽到外面警察一聲驚呼:“天啊,怎麼搞成這樣瞭?”

            埃佈特大笑一聲:“這小子居然報警瞭?哈哈!”

            巴特忍不住朝外面大喊:“警官,他是個騙子,是個食人魔!他要拿電鋸切割我!”

            外面安靜瞭一會兒,似乎是雙方在交流什麼。過瞭幾分鐘,警方說道:“先生,已經沒事瞭,出來吧。您現在很安全。”

            巴特費力搬開傢具,走瞭出來。隻看瞭一眼,他就驚呆瞭,花園裡好端端的一棵櫻桃樹,整個都禿瞭!散瞭一地的斷枝殘葉,他忍不住大吼:“上帝啊,這是怎麼回事?”